• 2010-05-04

    54流氓节 - [日记]

          “书非借不能读”的说法对我实在是不适合,我办的借书证借过两次书就荒废了,借书好像是逛妓院,虽然可以“博览群鸡”但是如果过夜以后忘了还,就会有被罚的危险,买书就是纳妾,三五成群的,倒是不着急今晚一定要睡在哪个床上。这种观点来自于听说“女人是一本书”,并非故意的污蔑女性的意思,并且我对于女“性工作者”向来也没有偏见,只如同我们的政府官员一样,做的都是日常工作而已。

          最近买了一些译林出的“人文与社会译丛”还是不错,其中先读的《知识人的社会角色》,我介绍的都比较功利,这本书很薄适合在北京这样需要大量花时间在路上的人阅读,另外便宜,适合又喜欢看书并且没多少大钱儿的同志。另外最为重要的是他聊的是知识的知识。

  • 2010-05-04

    2010-05-04 - [日记]

    阴天

    和白去山里拍照片。

  • 2010-04-30

    2010-04-30 - [日记]

    上午去阜成门,下午去望京看了谭军展览的作品,很有气感,是整个展览里最值得一看作品。表达的很充分。

    我还需要继续画装饰画,要想办法渡过这样的日子,要相信即使弯路也会增进。

  • 2010-04-29

    2010-04-29 - [日记]

    看到有个人搜铁臂阿童木竟然也搜到这里,我倒是希望自己是铁臂阿童木。

  • 2010-04-28

    2010-04-28 - [日记]

    晚上我们吃完饭,我画画,石头在背英语,和我说:爸,我背不会。实际上我看是烦了,我说:那你就一句一句的背。(和我说也没用啊,我也不会。)这两天玩填色游戏有点倦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