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15

    2010-04-15 - [日记]

    妹妹10岁的儿子“子正”临的画,这小子调皮捣蛋的很,但是画画时候对型的把握还是不错。线条也有力量。

     

  • 2010-04-14

    2010-04-14 - [日记]

    上午卓越送书过来。画画,翻了会儿书。这两天降温,邯郸来了几个电话。

  • 2010-03-01

    元宵节 - [日记]

  • 2010-02-25

    2010-02-25 - [日记]

    昨和谭军熊磊小聚,聊起点石斋画报的旧事,还有画。中国的艺术大概是一个特别的情况,在这样一个大的情况下艺术家基本都需要把自己锻炼成全能(技术、包装,社交),对于一般的观众们,不能责怪他们不能够理解,一来那也不是他们的错。这实在是一个中国的基本国情,在一个严重缺乏艺术基本修养的文化环境下,也只能忍受如看图识字一般的来识别艺术作品。二来如今的艺术也的确眼花缭乱,别说是普通的观众,就是著了名的艺评家恐怕也是应和着皇帝的新装,没有能力拆穿艺术家的魔术,或者得了别人的薪金而丢失的自己的责任,一味成为私人的吹鼓手,要不然就干脆自己做了导演,弄些个合适自己理论的艺术家,做成一盆好烫,达到双赢的结果。这样子掀起了如塑料状的惊涛骇浪,怎能不叫人窒息!艺术就成为被捧的最高而又最下贱的玩意儿。这不光是评论家,或者艺术劳动者,或者观众的原因,这几乎就融合了集体的力量。中国人做事比较实际,但是不讲规则,也没有责任,当外国人没有办法在长城里的中国推行自己的规则时候就很快学会中国人做事的方法,而且更中国,然后中国人就会认为这很国际,这终于造就了自己的标准,这实在是糟糕的!谭军说:有生之年恐怕看不到这种改善。

    绝望成为推动我们继续生活的巨大力量,真的艺术家是不是被这样炼成的?

  • 2010-02-21

    2010-02-21 - [日记]

    昨天病了,石头一边写作业,一边照顾我吃了两次药。明天石头要开学,我的生物钟就调到了早上六点醒。这个寒假要结束了。石头的计划基本完成,我承诺的中国美术简史没有讲完。上次在车站等车,石头说他比较对欧洲史感兴趣,我说历史按国家和年代划分大概是不得以的把,实际上是一个完整的东西,不管你从哪个方向进去,你都要看到一个整体的全貌。

    我们要定一个新的计划。如果没有小孩,我可能真的荒废了,他每天就像太阳一样让我开始新的一天。

    有朋友给我冠上“宅”,断断续续的有时候实在在家呆不住了也会出去工作一段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家做自己的。但是这样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计划就很容易什么都没有做出来,想了想很多工作都没有完成,蔚县回来的壁画资料,又搁置了还没有整理,还有没有完成的约稿,计划过年期间要完成的图画书也没有完成,嗯,还是要按计划完成才好!

    “宅”这个词不知道是怎么流行起来,宅的主要不是人而是围墙,这正是中国建筑的特点,不管是官式建筑还是民居,都要有一个围墙。在蔚县看很多村落最大的特点也在于这高大的围墙,当时的作用是为了防卫强盗,而我们又要防卫什么呢?bw说起老家的围墙因为没有完全修筑好而成为一个搁置在那的遗憾。

    大概宅子有了围墙,既可以抵御一阵子外绕,也可以在城内沉沦下去了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