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20

    空洞的快乐 - [病例]

    太阳把身上所有阴霾的东西都驱走干净,
    剩下的只是空洞的快乐,
    它的光斜长的延伸到所有地方,
    我没有再钻到地下乘坐铁路,
    在一个不算拥挤的车窗望路上行走的舟船,

    这时我是真的爱这个世界了,
    包括它所有的缺陷,
    因为阳光把所有的地方都照亮,

    快乐应该是空洞没有内容的,
    像阳光一样。

  • 2009-06-18

    六月一夜 - [病例]

    雾, 

    夜, 

    路灯, 

    隧道, 

    长路,

    雨,

    出租车,

     

     

  • 高名潞主编的《美学叙事与抽象艺术》中的谈到可以把西方现代艺术大体分为三类:抽象、观念、写实。并且把中国古代艺术范畴中的“理、识、形”对应他归纳的西方现代艺术三类“抽象、观念、写实”。虽然在概念上很有些相似的东西,但绝不能这么简单去组合,如此简单的把中国传统的艺术概念等同于西方现代观念非常容易误导人们,东西方艺术观念里肯定有一些规律的东西或者某些认识存在人类的共性,比如抽象的思维,对客观世界的认识等等,但是这不等于没有差别。中国古代编纂的类书有近2000年的历史,西方人也曾经说,那是中国的百科全书,所以有些人就认为中国早就有百科全书了,但是类书并不是现代意义的百科全书,虽然在某种形式上有相似处,但并不是一回事,没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对等他们的关系。


    高名潞说:“尽管差异有别,这三对范畴还是基本对应的”。这一基本,基本上就差之千里了。在他出示的一个三圆图,三个圆分别代表“理、识、形”,在三圆相交是“美学意境”。下面注释:“三者融合,升华为美学意境,比如诗学、文人画和书法美学等。这个图示基本就是以西方的思维来错误的理解中国传统的艺术观念”。

    就拿文人画来说:倪赞道“画者不过意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写胸中逸气耳”这里明确说到文人画是:得其意,而忘其形,疏其理的。所以文人画也并不是“理、识、形”三者融合的结果。

  • 2009-06-14

    吃饭 - [病例]

    (小饭厅,一对二十出头,大二的情侣,桌上一盘青椒盖饭)

    女生:你还剩多少钱呢?

    男生:30吧,卡里的钱不是都取出来了么?

    女生:你就让我养着吧。

    (男生沉默,低头吃饭)

    男生:你怎么不吃这青椒啊,都剩下了。

    女生:不喜欢吃。

    男生:一看就是小时候没吃过苦,没挨过饿,我们小时候那会……

    女生:嘿,你怎么跟我爸一样啊。

     

  • 2009-06-13

    逆光窗口 - [病例]

    橡皮树

    纱窗

    海棠花

    远处筛过的楼群

    天线

    日光灯管

    浅灰微暖的天空

    淡淡粉色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