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07

    西池子大街 - [病例]

    1.我从池子里爬出来的那天晚上,阳光把水底也照亮,那时,我找到了自由。

     

    2.钢轨顺着山的边沿缓缓的穿过一个隧道,然后经过没有河水的大桥,在钢轨的左面有一个小站,不过它很快就消失了,枕木上的钉被露水和草打湿、生锈,后面很久也没有开过来的火车,前面的钢轨也没有叉道。

     

    3.我时常可以闻到和死很接近的味道,但那不是死,于是我在沙山上爬了一个下午,直到太阳落山,映红了我的眼。

     

    4.那个城墙的破损处露出大清嘉庆二十五年的一张脸,我用卷尺量出虚构的城堡,中轴线的尽头是基座高7米的不存在的老爷庙。

     

  • 2009-08-04

    重新阅读西方 - [病例]

    【不太夸张地说,近百年来中国人之阅读西方,有一种病态的心理,因为这种阅读方式首先把中国当成病灶,而把西方则当成了药铺,阅读西方因此成了到西方去收罗专治中国病的药方药丸,“留学”号称是要到西方去寻找真理来批判中国的错误。】

    【简言之,健康的阅读西方之道不同于以往的病态阅读西方者,在于这种阅读关注的首先是西方本身的问题及其展开,而不是要到西方去找中国问题的现成答案。】

    这两段话说的非常切中要害,带着怎样的目的去阅读,把阅读的目的带到阅读过程中,在只言片语中抽离出某些看似可以移植的概念,脱离开原阅读物,把抽象出的概念生硬的挪移到现实的问题当中,如果出于无意即表现出是病态,如果是有意,则是一种阴谋。

    (《西学源流》总序:重新阅读西方 甘阳 刘小枫  《科学、信仰与政治》弗兰西斯.培根与现代世界的乌托邦根源  [美]魏因伯格 著 张新樟 译

     

     

  • 2009-08-04

    病灶 - [病例]

    每一个文字片断中都存在这一种可以解释其他病灶存在形态的“病灶源”,对文字符号的象征性解构和颠覆中揭穿极端性格操纵的现实。通过窥探人类心灵的精神和心理层面的语言特征论证出更为“真实的”根源性结论。

  • 2009-07-31

    兴奋 - [病例]

    没有什么比不断面对走错路,更让人兴奋,我从根本上怀疑是否真的有所谓正确的道路。

  • 2009-07-31

    图像文本 - [病例]

    文字重新进入到一个平面视觉里,既不是文本的,也不是图像的,是一个如果块茎一样的并行生长的东西,必须不断从自己内部走出去,但是并不是要形成一个像山一样的东西。它匍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