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背景:早上醒来看毕肖普,对她一首《这是一间疯人屋》进行为期几分钟的删减,不过从意向来说这完全可以是一首新的。粗暴时常可以披荆斩棘,发现一个“异物”。这完全是来自于剪辑的快乐,看一个电影,我喜欢按自己的方法重新剪辑,一个广告也是一样,你会在一个电影中发现无数个电影,你会在一个庸俗的广告中,发现不凡的精神。总之,这样的剪辑,是把面对的东西,还原到生活里,重新提取,这是一种特别好玩的游戏。

    我最喜欢的一句“一只手表躺在疯人屋里”。只这一句对于这个早上来说,已经很满足。

    被篡改的疯人屋

     

    一个人躺在疯人屋里

    一只手表躺在疯人屋里

    一个水手戴着那手表躺在疯人屋里

    水手戴着那手表躺在疯人屋里

    那水手上紧手表的发条

    残酷的人躺在疯人屋里

    一个书籍被放倒的世界

    远处那水手上紧手表的发条躺在疯人屋里

    一个男孩轻拍地板

    在那个时刻那沉闷的人躺在疯人屋里

    在逝去之海的甲板之上

    目光凝滞的水手摇晃着他的表

    那诗人躺在疯人屋里

    士兵从战争中回还

    那水手看他的手表告诉那可怜人时间

    那可怜人躺在疯人屋里

     

     

     

    附原译诗:

     

    这是一间疯人屋

     

    这是一个人
    躺在疯人屋里

    是时候了
    让那个倒霉的人
    躺在疯人屋里

    那是一只手表
    说是时候了
    让那个多话的人
    躺在疯人屋里

    那是一个水手
    戴着那手表
    那表告诉那尊贵的人时间
    那人躺在疯人屋里

    那是用木板搭成的港口
    是那水手到达的地方
    那水手戴着那手表
    那表告诉那勇敢的老人时间
    那老人躺在疯人屋里

    那是那高墙和牢房
    那海洋甲板上的风和云朵
    正在航行的是那水手
    那水手戴着那手表
    那表告诉那乖戾的人时间
    那乖戾的人躺在疯人屋里

    那是一个犹太人戴着报纸做的帽子
    在牢房中跳着舞泪如雨下
    脚下是吱吱嘎嘎的木板海洋
    远处是那水手
    上紧手表的发条
    那表告诉那残酷的人时间
    那残酷的人躺在疯人屋里

    这是一个书籍被放倒的世界
    那是一个犹太人戴着报纸做的帽子
    在牢房中跳着舞泪如雨下
    脚下是吱吱嘎嘎的木板海洋
    远处是那水手
    上紧手表的发条
    那表告诉那繁忙的人时间
    那繁忙的人躺在疯人屋里

    这是一个男孩轻拍地板
    想要探知那是否是那世界
    那被放倒的世界
    那戴着报纸帽的犹太人的世界
    那跳着舞泪如雨下的世界
    华尔兹舞划过整条摇晃的甲板
    那甲板上是那沉默的水手
    那水手听着那手表
    那表嘀嗒着报告时间
    在那个时刻那沉闷的人
    躺在疯人屋里

    这是那岁月那墙壁和门
    把那轻拍地板的少年囚禁在其中
    那少年在触摸那世界是否在那里被放倒
    那是一个戴着报纸帽的犹太人
    那犹太人在牢房里自得其乐地跳舞
    在那逝去之海的甲板之上
    身边路过那目光凝滞的水手
    那水手摇晃着他的表
    那表告诉诗人时间
    那诗人躺在疯人屋里

    这是那士兵从战争中回还
    这是那岁月那墙壁和门
    把那轻拍地板的少年囚禁在其中
    那少年在触摸那世界是否在那里被放倒
    那是一个戴着报纸帽的犹太人
    那犹太人在牢房里小心翼翼地行走
    行走于那厚厚的棺木
    伴随着那疯狂的水手
    那水手给我们看他的手表
    那表告诉那可怜人时间
    那可怜人躺在疯人屋里

     

     

  • 2009-07-07

    1.1水位 - [病例]

    bw最终还是把我硬拉着去了游泳池,水看起来很清,我不会游泳,但是我会憋气,我把头沉浸水里,透过眼镜,看到一种很夸张的蓝,来自水的各方的推力在身体上撞击然后再被身体弹回去,再回来……我在水里蹲起马步,放松,让身体的每个部分应和水,我感觉自己在水下是个没有基础的武林高手,水式太极,水面折射出的线的扭曲,一条曲线在和另外一条线交汇的地方分散,人为什么要游泳?人为什么不是鱼?鱼为什么不能离开水,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变化?我为什么要看这些变化?空间变了,声音和视觉都变了,连呼吸也不一样,憋了一口气,放松,伸展身体,漂浮,像个白色泡沫往前移动,然后等,再等,死的降临然后奋力挣扎出来,再重复,人因为想超越死亡而去游泳,鱼因为知道有一天整个世界都是水,而且在那个时刻来临之前不能离开,水没有变,至少没有像看起来那样变,因为我在1.1水位能做的也就是看水里的这些变化。(顺便说一句,我想买个水下照相机。)

  • 2009-06-25

    天井 - [病例]

    夜的天井

    院子

    方形

    抬头的人

    望见什么

  • 2009-06-23

    实验品 - [病例]

    失败的实验品在丢进垃圾场之前放进美术馆。

  • 宏大音乐衬托下,通俗广告,带眼镜女孩把手机中的天空图片旋转90度,又旋转180度,视觉停留对面无意义人五分钟,其间两乞讨盲人经过,在苍白发停留两秒,地铁节奏的颠簸,车窗反映三十岁男子侧身,旁边女孩接了一个电话,静音,音乐砸在电视画面上,我抑住狂乱,无数脚破坏空间分隔,落日在沙漠徐徐落下,僧人领着一只乌龟,音乐的节奏足以窒息,透不过气,也许在下一站到达之前,将死去,一排整齐的脚,紫色运动鞋,红色有白头的运动鞋,白色凉鞋,露着四个脚趾,门开了,确认音乐尚未停止,它依然庸俗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