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8

    关于抽象的形式 - [对话]

     

         如果先抛开形式,说抽象的内容,基本就是偏离了抽象的核心。抽象就是用形式体现的,抽象本身就是形而上的。抽象的形式就是内容,这个不能分开说。

         如何解读抽象是另外一回事。抽象不是叙事。 抽象艺术的内容和具象艺术的内容也不是一个概念。

         绘画中的基本要件,线条,色彩,还有造型,他们在具象里面是为了表现具体内容服务的,但是抽象绘画里面,线条不是为内容服务,色彩也一样。这就好像你用线条和色彩画一朵花,那么线条和色彩都是在为花的表现来服务,但是如果你看到就是一块红颜色,没有具体的造型,那么它是没有具体的内容,当然你可以从很多方面去理解这块颜色,但是这块颜色本身并不能确定是表现什么,你可以理解到暴力的红,也里可以理解成热烈的红,也可以理解成警示,总之他是不能沟通过视觉直接的准确的给予一种明确的含义,他往往呈现出更多的不确定,我认为这是具象和抽象的很大一个区别。

         我在强调的是抽象和具象的区别,实际上就是在形式。如果抽象不是在形式上和具象有区别,那么就无法区分,什么是具象什么是抽象。这和内容没有关系。
        

         因为抽象的形式本身就承载了抽象思考的整个过程,如果抽象内容脱离开抽象形式,那么内容也就无从谈起了。 所以说抽象的形式即是其内容。在具象艺术里,形式和内容往往是可以分开分析。但是对于抽象艺术就不能够分开分析。

         比如古典主义,他的形式可能是学院派的,内容也许是画的仕女或者普通的劳动者,内容往往不一定和形式统一。但是抽象艺术就不一样,没有办法分开哪部分是内容,哪部分是形式。像波洛克,他的绘画形式就是他要表现的内容本身。

         这里的内容就有一个狭义的和广义的分别。狭义的内容是具体的明确的。广义的内容是多意的,不明确的。 具象绘画,比如安格尔的大宫女,你看了不会说他画的是革命起义,这就是具体的内容,但是一幅抽象作品,你在欣赏的时候,就很难像具象绘画一样,那么的明确它表现的就是什么具体内容,可能艺术家自己会解释,或者评论家也会诠释,但是那些并不能直观的被观众看到。他的内容更多体现隐性特征。比如波洛克画了很多的泼彩和泼的线条,区分每一幅的内容是什么几乎是不可能,但是你又不能说他画的每一幅都是一个内容。这样的情况在具象作品里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就像莫兰迪一样,他并不是一个抽象画家虽然存在抽象因素在里面。蒙德里安的黄蓝方块还有黑色分割出来的线条,这些你不可能在里面找到具体内容。

         具象可以不同形式表达同一个具体的人或者物,但是它不可能同时用一个形象表达多个不同的主题,但是抽象可以。比如你画一个具象的桥,那么画面上桥就不可能被想象成一个风车。 但是如果我画的交叉线,你既可以他把看作桥的结构,也可以看作一个否定的符号,还可以看成一个风车,或者一个米字格。但是他们又都不是,交叉线只是表现了这样一种会出现在很多事物上的规律性的结构。因为抽象的内容不是具体事物的某一个内容,所以不能分开,分开后他就没办法成立。但是具象的不一样,不管你用什么不同的形式,他就只表现具体的一个,所以你怎么换都可以,怎么分开都可以。他都会具体到某一个具体的事物上。就是你换了形式以后,并没有影响它具象的表达。

         如果硬要说里面的内容,那也是视觉之外的内容,是不可视的,这个前提首先要承认抽象艺术是视觉的艺术,而不是观念艺术等,甚至观念也要通过可感知的物质载体才能够传达观念。比如禅宗的“不立文字”实际上也需要文字作为载体,只是不能“死在句下”而已。要不我们无法知道以前的公案。 

         从一个层面说,抽象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和具象毫无关系的,它们既有区别也有联系。

         我的观点是具象和抽象不是谁比谁更高级,而是不同的反映自然的方式。具象更倾向于通过具体事物的外部特征来传达和表现自然,抽象更倾向于非客观视觉经验的来传达和表现对世界的认识。

         抽象更多呈现出一种关系和结构 ,是对抽象意识的视觉表达。具象艺术里表达的不是关系,更多是和直接的视觉经验有关。是对世界“客观”的反映,这里之所以给“客观”带上引号,是因为没有哪种能做到真正客观,某种程度说艺术就是人对世界的虚构。而具象只是一种伪真实,是在妥协视错觉基础上的伪客观,而抽象则更多的体现出世界的本质真实。也可以说世界的本质就是形而上的。

     

  • 2009-04-15

    李飒回复 - [对话]

    哈哈,首先特别感谢王剑的留言,这么长的留言,这么认真,感谢支持!
    我说一下我的观点,首先“抽象”这种形式并非只存在于现代社会。原始社会也有抽象形式的艺术,比如原始社会的陶器或岩画中有大量抽象的图形或符号,但它们同现代抽象艺术的内涵完全不同。原始抽象符号(图滕)具有更多的原始宗教、政治或社会的含义。

    打个比方,我们现在说中国是足球的故乡,因为宋代我们有“踘蹴”这种用脚踢球的游戏方式,但实际上这同现代足球完全是两回事。现代足球源自于英国,它是士兵在战场休息之际组成两队(每队各一百多人)对攻进球,它有集团作战及组织战略进攻的因素,是现代战争及个社会文化的产物,与中国古代踘蹴完全不是一回事。原始社会抽象同现代抽象差别类似,比如中国传统社会就绝不会产生以“理性精神”为基础的“现代抽象艺术”这种艺术形态。

     

     

    我的回复:

    我在留言里强调:“这并不是新的西学中源论”。也就是说我的意思并不是抽象艺术发源于中国,这和有些人把足球的发源说是中国蹴鞠,完全是两个概念。我们对于抽象不同的理解,在于广义和狭义。狭义的抽象,可以指某一类型的抽象。广义的抽象,是说在人类意识发展的过程中,抽象是人类总结和对自然的认识,这里面不能分出,哪些是东方抽象那些是西方抽象。我强调的是人类思维中共性的东西,就是普遍性。因为抽象本身就是随着现实生活的改变和对世界的认识而改变,所以现代生活和古代生活已经很不一样,自然现代的抽象和古代的抽象,肯定不能是一个意思。但是我认为抽象本身作为人类对世界认识的方法,是不能区分东方与西方,古代与现代。因为现在有一些比如精神病人或者儿童涂鸦阶段的,非理性的抽象,它也是人意识的反应。所以我觉得,广义的抽象里面还有很多复杂的因素,包括心理方面等等。不过讨论这样的东西,我认为有益于我们更清楚认识自己的思考。

  • 2009-04-13

    关于抽象的理解 - [对话]

          李飒说:“抽象艺术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它是对现代工商业社会理性认识和感性经验表达的必然形式。传统农业社会根本不会产生“抽象”这种现代艺术形态”。对于这一点,我有不同的看法。首先现在意义的艺术,大概从18世纪中叶的西方才算开始。那么这之前的算不算艺术?西方文明之外还有没有艺术?所以如果把艺术狭隘的理解,那艺术的历史并不长,而且这种艺术早就已经死亡。抽象的问题也是如此,如果狭隘的理解抽象艺术,从康定斯基到现在更是没多长时间。我认为抽象本身就是人类思维的本能,这里无法用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来衡量,如果说文字的抽象来自于实用,那么易经中的符号就是纯粹的抽象。

          抽象艺术如果要更好的发展,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抽象艺术的创作中来,就不应该把起点仅仅放在康定斯基,以及限定在所谓的西方工业文明中来,那绝对是短命的!就像把艺术的起源可以追述到史前一样,自有人类文明起源,抽象就没有远离过。这并不是新的西学中源论,抽象本身和具象一样是人类思考自然,反映自然的方式。套用老贡那句老话:“根本没有抽象艺术这种东西,只有抽象艺术家”。抽象更不应该定型为某种类型,如同李飒说的“风格的简约、锐利的轮廓、理性的反省、敏锐的思考”,可以作为一种抽象形式是没问题的,但不可能是全部抽象艺术的特征。凡是没有具体形象的艺术,都可以归入到抽象艺术里面,因为抽象艺术的概念本身就是相对于具象艺术而来的。至于它是不是呈现出“风格的简约、锐利的轮廓、理性的反省、敏锐的思考”并不重要,它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非理性的,可以敏锐的思考,也可以没有任何思考的本能行为,可以有锐利的轮廓,也可以连轮廓也扔掉,可以简约,更可以繁复。

    我非常认同李飒最后说的:“抽象,之所以对我们重要,除了它所具有得反省、批判的“理性”精神,还因为它对“自由”的追求——抽象艺术发展的本身就是不断摆脱对象外在形象的束缚从而达到的最纯粹、自由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