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15

    历史 - [阅读]

    当未来成为过去之后,是这位历史学家还是那位历史学家对未来的坚信这类问题或许不必要再更加正确地去判断了,因为这些历史学家总不比彼时彼地历史学家的同时代人的判断要正确。在未来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种类的法官带有不同的疑问和不同的目的从不同的角度对这种问题加以判断,以满足判断者的需要。(《历史是什么》导言p22)

  • 2010-04-27

    对角线建筑 - [阅读]

          一些来自瑞士的“基本元素”家具,看起来很亲切,也很帅。我就知道总有一些人和我的想法真他妈相似,这个家伙应该看看我的画,哈。“基本元素”不仅仅可以应用在家具设计。

          在未来也许对角线就是一种建筑的形式。应该为地震高发区设计“对角线建筑”,它是“未来建筑”。风可以穿过建筑而不是被阻挡,最充分的利用阳光。比较单体竖线结构的传统建筑,“对角线”建筑具有一种不可比拟的优越性。并且建筑再一次和哲学形成完美的结合。

  • 2010-02-21

    2010-02-21 - [阅读]

    乃不空费佛饭之意,为唐代百丈怀海所立丛林风范之一。师以制定规矩、行持绵密闻名;自身至入寂前,仍每日勤于作务,严持清规,不稍懈怠。一日,众僧为体恤师父之年迈,休止勿作,故藏其作务之工具;是日,百丈虽休息,但亦终日禁食,此即其‘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行持典范。[宋高僧传卷十、敕修百丈清规卷二、景德传灯录卷六]

     

    读罢惭愧不已,当以此师做尺。

  • ●一篮新鲜面包

     

    先知穆罕默德说:“在这路途上,

    没有比你作的工,是你更好的伴。

    你的行为是你最好的朋友,

    而如果你残忍、自私,你的行为将是

    住在你墓中的毒蛇。”

     

    但告诉我,

    没有导师的指引

    你懂得怎样作善工吗?

     

    要知道,即使最低层次的日常生活,

    我们也多多少少需要别人的指导。

     

    有知识,

    才能有好的工作。然后,

    在好一段时间以后,

    也许是在你死后,

    你作的工就会开花结果。

     

    不管学习任何技艺,

    都寻求帮助及指引。

    寻找慷慨的导师,

    一个浸淫于传统的人。

     

    在贝壳中寻找珍珠。

    跟匠人学习工艺。

     

    当你碰上一个真正的精神导师,

    要温文有礼而谦逊。

    问他问题,并抱著热切的心情期待答案。

    千万不要一副纡尊降贵的样子。

     

    一个皮革师傅

    不会因为他穿的是件破旧的工作服

    而减低他的专业程度。

     

    一个优秀的打铁匠,

    穿的即使是件补绽的围裙,

    仍无损他铸铁的手艺。

     

    把你的傲慢撕碎,

    穿上谦卑的外套。

     

    如果你想学的是理论,

    那就跟一个理论家讨论。

    理论是透过口来获得的。

     

    如果你学的是手艺,就要不断练习。

    好的手艺来自手。

     

    如果你想成为托钵僧,想习得精神上的虚静,

    你就必须与谢赫为友。

     

    谈论、阅读并修持。

    灵魂会从有智慧的灵魂那里获益。

     

    精神虚静的奥义

    容或早已存在于朝圣者的心中,

    但他却可能无此自知。

     

    等待光照的开启,

    像你的胸膛里充满了光。

    正如真主所说的:

    我们还没有把你扩而充之吗?(《可兰经》九十四章一节)

    不要在你自己之外寻它。

    你是奶的源头,不要到别处去找奶!

     

    有一个奶的活水源头在你之内,

    不要拿着空水桶左顾右盼。

     

    你有一条通往海洋的隧道,

    可你却向一个小池塘开口要水。

     

    祈求爱的扩充吧。把心思完全摆在这上面。

    《可兰经》上说:

    它与你同在。(五十七章四节)

     

    你手上有一篮新鲜的面包,

    可你偏偏挨家挨户去要面包屑。

     

    敲你自己那扇内在的门。不要敲别的门。

    河水深及你的膝盖,

    但你却老想喝其他人水袋里的一口水。

     

    你身边四周都是水,

    可你偏偏只看见那道把你与水隔开的围栏。

     

    马明明就在骑者的胯下,但他却问:

    “我的马呢?”

    就在这里!就在你屁股下!

    “没错,我胯下是有匹马,但我的马呢?”

    你是瞎子不成!

     

    他渴得发慌,以至于无视于

    溪水就打从他脸上不远处流过。

    他像一颗置身海底之下的珍珠,

    在蚌壳内满腹狐疑地问:

    “大海在哪里?”

     

    他心灵的疑问在他面前竖起了围栏。

    他的肉眼绑住了他的真知。

    他的自我意识封住了他的耳。

     

    如痴如醉地守在主旁,

    心无旁骛。

     

    只有一条正道:

    浇灌果树,不要浇灌荆棘。

    对那能滋养精神与真主照明之光的物事慷慨,

    不要抬举会引起痢疾与肿瘤的物事。

     

    不要喂你两个不同的部分以等量的食粮。

    精神和肉体各有不同的负重,

    它们需要的关注也各不相同。

     

    我们老把鞍座放到耶稣身上,

    而一任驴子无负无担在草地上奔跑。

     

    不要让身体去从事精神才胜任的工作,

    不要让精神去背负身体背负得来的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