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20

    2010-04-20 - [日记]

     

    起了一些稿子,当当送来四本新书。

  • 2010-04-19

    2010-04-19 - [病例]

          阅读,如果没有明确的目的或者并没有带着功利的想法去做,大概就是一种享受,若不是,那就近乎受虐了,因为书不会是越读越少,竟然是像“风之谷”里的虫子,越杀越多,最后连自己也搭进去性命。若说学问也不是轻易可以涉足,先不说是不是有那份本事进入,即便是进去,能出来的人恐怕是寥寥无几,所以我看到的也总是进去的人多,而很少看的到能出来的,或者是进入到半途就出来,说自己:“进的去也出的来。”或者就是些和我一样连门还没有找到,都是些道听途说。

          学问的险恶并不是一开始就能看到的,大部分人都是奔着学问的福利去了,所以便忘了性命,或者这些人也根本就不是奔着学问去,倒是可以做的杀手,杀掉一两个学者也是可以做到的。

          福柯我倒觉得可以算作出来一半的人,大概就像是两栖动物,原本在水里,后来也有本事到岸上晒晒太阳。即使这样也大概不能够做个彻彻底底的岸上的动物。看书如此,其他事情也是类似。

  • 2010-04-18

    2010-04-18 - [日记]

    晚上在石头强烈要求下又一起重新看了一遍《风之谷》。

  • 2010-04-17

    2010-04-17 - [病例]

    地震又死去很多人,最近我们听的各种各样的死是越来越陆陆续续了,以至于我们都来不及觉得痛心或者别的,只是心里乱糟糟的好像也是遭遇地震一样。

     

  • 2010-04-16

    2010-04-16 - [日记]

    画照片之《时光的舞蹈》

    打开盒子,我们看到时光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