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24

    - [病例]

    (方拍的定福庄拆迁的情景,我们在这里住过差不多10年多,我照例把彩色的照片改成黑白)

     

    在无聊城的方抱怨着焦灼的婚姻生活,然后约难兄难弟在面临共同的生活处境下回北京后小酌。在西街经营一棵树,没有长出遮荫树冠时候就变成过去式,他在画室写那个匾额“那棵树”似乎是注入了某种命运。然后东街的十字街口开始“捉迷藏”,酒吧很低调,终也没有在世俗凡尘中能藏住不安分的自己,这条著了名的街叫“定福庄”,一时间我们曾经都把幸福的梦想暗合在这个预示幸福的街上,方,还有我。过年时候,和骞约好去李先生家拜访,看到了“定福庄”已经拆了,这里会建成新的,可能更高的建筑,方和他的朋友在住过的废墟留影,而那天我没有带相机,在一家仍开张的“龙凤”糕点铺子买了一个早点,早上有点冷,清洁工把我掉在地上的垃圾清扫到车里,路上打扫的很干净,旁边一片废墟。

  • 2010-02-23

    2010-02-23 - [创作]

    材料:纸本 丙烯  (47x74cm)

  • 2010-02-21

    2010-02-21 - [阅读]

    乃不空费佛饭之意,为唐代百丈怀海所立丛林风范之一。师以制定规矩、行持绵密闻名;自身至入寂前,仍每日勤于作务,严持清规,不稍懈怠。一日,众僧为体恤师父之年迈,休止勿作,故藏其作务之工具;是日,百丈虽休息,但亦终日禁食,此即其‘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行持典范。[宋高僧传卷十、敕修百丈清规卷二、景德传灯录卷六]

     

    读罢惭愧不已,当以此师做尺。

  • 2010-02-21

    2010-02-21 - [日记]

    昨天病了,石头一边写作业,一边照顾我吃了两次药。明天石头要开学,我的生物钟就调到了早上六点醒。这个寒假要结束了。石头的计划基本完成,我承诺的中国美术简史没有讲完。上次在车站等车,石头说他比较对欧洲史感兴趣,我说历史按国家和年代划分大概是不得以的把,实际上是一个完整的东西,不管你从哪个方向进去,你都要看到一个整体的全貌。

    我们要定一个新的计划。如果没有小孩,我可能真的荒废了,他每天就像太阳一样让我开始新的一天。

    有朋友给我冠上“宅”,断断续续的有时候实在在家呆不住了也会出去工作一段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家做自己的。但是这样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计划就很容易什么都没有做出来,想了想很多工作都没有完成,蔚县回来的壁画资料,又搁置了还没有整理,还有没有完成的约稿,计划过年期间要完成的图画书也没有完成,嗯,还是要按计划完成才好!

    “宅”这个词不知道是怎么流行起来,宅的主要不是人而是围墙,这正是中国建筑的特点,不管是官式建筑还是民居,都要有一个围墙。在蔚县看很多村落最大的特点也在于这高大的围墙,当时的作用是为了防卫强盗,而我们又要防卫什么呢?bw说起老家的围墙因为没有完全修筑好而成为一个搁置在那的遗憾。

    大概宅子有了围墙,既可以抵御一阵子外绕,也可以在城内沉沦下去了把。

  • 2010-02-20

    2010-02-20 - [日记]

    石头:这高尔基也不伟大啊,还打人呢。

    我:打人就不伟大了?

    石头:那当然。

    我:那你打人不?

    石头:我不打人。

    我:那你就比高尔基伟大了吧。

    石头:那是。

    我:哈,伟大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