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12

    小聚 - [日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yuandewangjian-logs/33709213.html

    昨天小聚,我的方案作了较大的改变,但后来听说展览方否决了我第一方案,还是有一点小吃惊。艺术创作应该在怎样的限制下获得自由?

    我们七个人,虽在起点上颇有些相似的地方,但是每个人往前走的路,却是越走越远,这是好事情。方向不同,并不妨碍一起做东西。需要对自己的想法明确,那只是需要,实际上我们都是在路上,对于自己创作的思考,都是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逐渐确立的,模糊,含混,也不可避免的在作品中体现。有一部分工作应该有理论家来完成,而不是我们自己,我们自己建立的理论也和我们的作品一样,是一个创作。他无法跳出自己创作的所谓“广阔空间”进行相对客观的评述。所以我们没有必要总结和过多地解释我们为什么这么做和这么做有多大的意义。理论的沉淀与艺术创作还是有根本的区别。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都要总结他人的经验,但是最终艺术创作还是关乎个人的私密的体验,而理论有责任揭开私密公诸于众。有些创作里的意义只对创作者个人有意义,无法解释。但这也并不妨碍公共的展示,展览本身就是一个误读的过程。你必须让别人从误读你作品来参与最后的创作。不同的展示环境对作品的影响很大。

    在一定程度上展览方式的改变呈现出传统与现代的区别。比如在传统壁画的观看方式,是移步换形,而现在大多数人观看壁画都是在画册上,虽然看得还是“舍身饲虎”,作品本身好像没有任何改变,而实际上它已经和原来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中国的艺术家都有很强的责任感,要把自己放在整个美术史里去考虑,原来是中国美术史,现在是整个世界美术史,这个想起来就觉得荒诞可笑。艺术家没有责任对美术史负责,他只对自己负责。历史是时间和众人创造的,和艺术家无关。如果不认识到这点,就如同某些腐败的官僚为了进“史”创造诸多的第一,和不尽的“烂尾”!所以我们只需传达好自己所思所想也就尽了我们作为创作者的责任。对于说到要怎样在作品中体现传统的联系这个更为荒诞的话题,我觉得更是没有必要,因为整体来说我们的展览方式完全是西方化的。无论你如何的强披上传统的皮,他也无法证明这种联系,他只能说明我们与传统的断裂越来越深。包括很多在西方的获得认可的中国艺术家,虽然用了很多中国元素,中国哲学,但是!但是他已经无法中国。因为我们没有这个必要完全中国,也没有必要完全的传统,而且我们也做不到,也没有任何意义。传统里的一些东西注定会融在作品里,这个也是我们无法摆脱开的。所以讨论我们和传统的关系问题上,基本是个不会有任何结果,如果生造一个结果,那只会让我们成为笑柄。

    这个时代带给我们的混乱与复杂,正是我们赖以创作的根源,不用作自我的理论上的提高,我们需要的只是用作品感知这个世界,不是用理论解读我们的作品。理论的工作留给那些理论家来完成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