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04

    2009.4.3 - [日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yuandewangjian-logs/37449038.html

          画了一天稿子,这个冬天山里落了很厚的土。明天开始收拾屋子,收拾好就可以开始画画了。出去的车上拿了本《康定斯基论点线面》,记得在李先生工作室的时候,他给讲解古代绘画时说的也是这些,但是班里同学没几个真的理解的。这本书大概是06年买的,以前看了几次也没真得看进去,这次对他的很多观点,也很有些共鸣了。这本书是康定斯基《艺术中的精神》续篇。在总序里这么说:“在这本书中,他采取身心二元论的态度,沿用通神学者的说法,认为精神(灵魂)是世界的本原,物质只是蒙在真实世界之上的一层面纱,人们只是透过面纱才能看到闪光的精神。而现实中具备这种洞察力的人不多,只有神学先知和真正的艺术家才具备这种能力。康氏认为艺术家具备这种才能,是因为艺术是心灵的活动,是绝少有人察觉的‘心灵的震荡’,‘是一种包藏在自然形式下的心灵的特殊状态’。而那些长于表现技巧的艺术家则不能称做真正的艺术家,因为他们的目的在于满足人的欲望,因此他将自然主义的艺术、写实的艺术统称做‘无目的的艺术’。这类艺术‘是一种遭到阉割的艺术,不可能有未来’。真正能唤醒现在、预见未来的是艺术中的精神。就好比一座金字塔的三角形,自然主义和写实主义的艺术只能是在三角形的底层,庸俗粗鄙,永远得不到升华。而抛开了物质重负、纯粹高贵的艺术精神则一步步向三角形的尖顶攀登,最终登临绝顶的是艺术中的先知和贤哲,他们就像摩西,站在山顶俯瞰那围着金牛跳舞的芸芸众生”。

          我比较喜欢“震荡”这个词儿,因为我在这山里,看着那些大岩石,没少被“震荡”,尤其是929换新司机的时候。

          有人说“书非借不能读也”,我恰好相反,“书非买不能读也”,因为我看书大部分不是为了完成一项任务的阅读,看了好的书就先买下,可能放在哪也许一两年,那天想起来了,再看,而有一些书,是不能借的,因为你想看的时候偏偏不在身边,就比较恼火。所以还是自己买来,放在家里方便。去年时候和白老师在国家图书馆办了一个借书卡,一共就借了一次,到现在也没有还,一本关于丝绸之路的,另外两本是《严耕望史学论文选集》。国家图书馆里的好书,我这样是没有资格接的,一般的书到还不如直接在书店里看得方便了。

          山里安静,到了天暗下来的时候,连白天那点可怜的动静也没有了。整个屋子里就听到自己的声音。下午到上面买菜,看着山下的那些树,很有意思。很有些用康定斯基所谓的“庸俗粗鄙”的自然主义的方法描绘的想法。还有他说的“无目的的艺术”这主意其实不错,前段我就盘算着画些‘无目的的艺术’。

          山里的温度比城里好像要晚上大半个月,树上还看不到什么叶子。就是那些粗树得枝干,带着积攒了一冬天的力量伸展着,远处的村子,一层层的。我的思路就不知道走私到什么地方去了。天黑前,蒸了米饭,炒了一个豆芽,我还买了菜花和蘑菇。邻居大婶们已经开始收拾她们的地,用捡的树枝把篱笆都围好了。等我收拾好屋里,也把后院的篱笆弄起来,最好再绑一个扎拉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