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8

    关于抽象的形式 - [对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yuandewangjian-logs/39570678.html

     

         如果先抛开形式,说抽象的内容,基本就是偏离了抽象的核心。抽象就是用形式体现的,抽象本身就是形而上的。抽象的形式就是内容,这个不能分开说。

         如何解读抽象是另外一回事。抽象不是叙事。 抽象艺术的内容和具象艺术的内容也不是一个概念。

         绘画中的基本要件,线条,色彩,还有造型,他们在具象里面是为了表现具体内容服务的,但是抽象绘画里面,线条不是为内容服务,色彩也一样。这就好像你用线条和色彩画一朵花,那么线条和色彩都是在为花的表现来服务,但是如果你看到就是一块红颜色,没有具体的造型,那么它是没有具体的内容,当然你可以从很多方面去理解这块颜色,但是这块颜色本身并不能确定是表现什么,你可以理解到暴力的红,也里可以理解成热烈的红,也可以理解成警示,总之他是不能沟通过视觉直接的准确的给予一种明确的含义,他往往呈现出更多的不确定,我认为这是具象和抽象的很大一个区别。

         我在强调的是抽象和具象的区别,实际上就是在形式。如果抽象不是在形式上和具象有区别,那么就无法区分,什么是具象什么是抽象。这和内容没有关系。
        

         因为抽象的形式本身就承载了抽象思考的整个过程,如果抽象内容脱离开抽象形式,那么内容也就无从谈起了。 所以说抽象的形式即是其内容。在具象艺术里,形式和内容往往是可以分开分析。但是对于抽象艺术就不能够分开分析。

         比如古典主义,他的形式可能是学院派的,内容也许是画的仕女或者普通的劳动者,内容往往不一定和形式统一。但是抽象艺术就不一样,没有办法分开哪部分是内容,哪部分是形式。像波洛克,他的绘画形式就是他要表现的内容本身。

         这里的内容就有一个狭义的和广义的分别。狭义的内容是具体的明确的。广义的内容是多意的,不明确的。 具象绘画,比如安格尔的大宫女,你看了不会说他画的是革命起义,这就是具体的内容,但是一幅抽象作品,你在欣赏的时候,就很难像具象绘画一样,那么的明确它表现的就是什么具体内容,可能艺术家自己会解释,或者评论家也会诠释,但是那些并不能直观的被观众看到。他的内容更多体现隐性特征。比如波洛克画了很多的泼彩和泼的线条,区分每一幅的内容是什么几乎是不可能,但是你又不能说他画的每一幅都是一个内容。这样的情况在具象作品里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就像莫兰迪一样,他并不是一个抽象画家虽然存在抽象因素在里面。蒙德里安的黄蓝方块还有黑色分割出来的线条,这些你不可能在里面找到具体内容。

         具象可以不同形式表达同一个具体的人或者物,但是它不可能同时用一个形象表达多个不同的主题,但是抽象可以。比如你画一个具象的桥,那么画面上桥就不可能被想象成一个风车。 但是如果我画的交叉线,你既可以他把看作桥的结构,也可以看作一个否定的符号,还可以看成一个风车,或者一个米字格。但是他们又都不是,交叉线只是表现了这样一种会出现在很多事物上的规律性的结构。因为抽象的内容不是具体事物的某一个内容,所以不能分开,分开后他就没办法成立。但是具象的不一样,不管你用什么不同的形式,他就只表现具体的一个,所以你怎么换都可以,怎么分开都可以。他都会具体到某一个具体的事物上。就是你换了形式以后,并没有影响它具象的表达。

         如果硬要说里面的内容,那也是视觉之外的内容,是不可视的,这个前提首先要承认抽象艺术是视觉的艺术,而不是观念艺术等,甚至观念也要通过可感知的物质载体才能够传达观念。比如禅宗的“不立文字”实际上也需要文字作为载体,只是不能“死在句下”而已。要不我们无法知道以前的公案。 

         从一个层面说,抽象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和具象毫无关系的,它们既有区别也有联系。

         我的观点是具象和抽象不是谁比谁更高级,而是不同的反映自然的方式。具象更倾向于通过具体事物的外部特征来传达和表现自然,抽象更倾向于非客观视觉经验的来传达和表现对世界的认识。

         抽象更多呈现出一种关系和结构 ,是对抽象意识的视觉表达。具象艺术里表达的不是关系,更多是和直接的视觉经验有关。是对世界“客观”的反映,这里之所以给“客观”带上引号,是因为没有哪种能做到真正客观,某种程度说艺术就是人对世界的虚构。而具象只是一种伪真实,是在妥协视错觉基础上的伪客观,而抽象则更多的体现出世界的本质真实。也可以说世界的本质就是形而上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