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2

    触摸 - [摄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yuandewangjian-logs/43410540.html

     

    我在我爷爷,我父亲,我,我儿子当中寻找,有时候我好像很确定自己已经找到,然而深究起来不过是些片段的回忆罢了,我爷爷已经去世,甚至幼年的儿子也是过去里很遥远的回忆,我父亲只是不断地呈现他的衰老,我甚至需要凑到他的耳边才能让他听清我的话,这在我对已经去世的爷爷的记忆里也是不曾有的。爷爷可能只是小时候真切的父亲形象,有趣的,不会被责骂的。而我几乎把小时候严厉的父亲忘了干净。现在的父亲在填补我对我年爷爷的记忆,那时我已经长大,离开那个地方,也许还迷乱在某种不能确定的感情里。现在我摸着曾经粗暴如今衰老的手臂,不过他对我的非常温情的时刻,我也都珍藏着。只是我有种错觉,好像同时抚摸到我、父亲、爷爷。我们就在这遭遇到一起,时间和空间都失去了效用。记忆不是一个有序的堆积的过程,它自己会筛选,爱和恐惧还有温情不是有逻辑的排列,他们夹杂在一起,在某个时刻同时数学的方式显现,历史是最可怀疑的,它不会白痴到像抓到的鱼被串在一根线上,可能对于历史的片段总是可以抓到一些真实,如果是一种整体的,把爱和恐惧放在一起的清醒的记录,我觉得基本上连历史的边也没有摸到,历史应该有种可以触摸的感觉,这和时间、空间毫无关系,只是要有真正能够进入的可能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非线性衰败 2009-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