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2

    我想念漳河北岸 - [病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yuandewangjian-logs/58294993.html

    1872年 
    在漳河北岸我出生在
    邺城遗址的某个洞穴里 
    直到后来人们才注意到
    因为
    魏晋时期那段失去的时间 
    在漳里集人们依旧按着以往的方式继续生活着也许到将来也不会变
    直到  
    河 
    再一次改道 
    夜晚的马灯发出的光
    在我离开它很多年以后
    依然追随着我  
    直到生命的结束 
    每次对它的回望都使时间无法回到自己的出发地 
    一段一段,
    连续而断裂
    这就是关于全部的母亲的记忆 
    马灯
    是神秘的通道 
    在心的深处自由往来 
    有河的地方 
    就不会缺少回忆 
    干裂的河床 
    是平原里壮美肌理的一个小口
    玉米地里的  
    刺猬和我们一起偷大爷地里的西瓜 
    那忐忑的心
    是我们以后在纷嚷城市里存活下来的
    最大的勇气 
    巨大的猪并不会被关在猪圈里 
    也不会像宠物一样被人们调戏
    对它最大的敬意 
    就是在欢乐的节日
    把锋利的
    插进他的身体里
    让血增加热烈的浓度  
    鸡都飞到了树上  
    并不是为了害怕
    树 重新让它们学会了飞翔  
    你看 
    我扯远了 
    一提到漳河北岸我就会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直到 
    车越离他越远 
    泪水把喉咙阻塞
    分享到: